汽车陪练乱象丛生:先低价哄新司机上车然后加价

bst718手机

2018-10-08

  原标题【诚信建设万里行】汽车陪练乱象丛生待规范  上个月,北京朝阳区的赵明终于拿到了期盼已久的驾照。 觉得自己的上路经验还不够,于是他从网上找了一家提供汽车陪练业务的公司。 没想到驾驶经验没怎么学到,亏却吃了不少。 “师傅刚开始很热情,但没多久就开始推销额外消费,被我拒绝后马上变脸。 ”赵明气愤地说。

  像赵明一样,如今越来越多司机在拿到驾照后,倾向于找一个专业陪练,增加驾驶经验,确保行车安全。

然而,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尽管汽车陪练市场不断发展成熟,但仍时有乱象发生,亟待规范。   新手上路难,汽车陪练兴起 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买车的人越来越多。 根据公安部最新统计,2017年新注册登记汽车2813万辆,同比增加2304万辆,增长%,创历史新高。 全国有7个城市的汽车保有量超过300万辆,分别是北京、成都、重庆、上海、苏州、深圳、郑州,其中北京的汽车保有量位居第一,达564万辆。

  汽车越来越多地进入普通家庭,驾驶机动车已经从一项职业转变成为一门生活技能。 旺盛的客户需求使得周边行业发展迅速,2000年前后,北京和上海等地就产生了专门从事汽车陪练的企业,在新手独立上路前为其提供陪练服务。

近年来,随着驾照申领人数的增加,汽车陪练市场进一步升温。 记者在“58同城”上以“汽车陪练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结果显示,仅在北京市就有1137家店铺提供相关服务,价格从每小时50元到160元不等。   “在驾校进行的主要是场地训练,实际的道路训练很少,特别是路况复杂的道路训练。 虽然驾照拿到手了,但没有实际道路的驾驶经验,自己开车上路心里并没有底。 ”赵明说,之所以想找“汽车陪练”,主要是为确保自己从拿到驾照到独立安全上路的平稳过渡。

  然而,在联系了一家知名陪练公司,并得到其提供“通俗易懂多样化教学”“一对一耐心指导”等承诺之后,赵明才发现,汽车陪练与他想象的并不一样。

  教练坐地起价,学员维权困难  经过再三斟酌,赵明选择了一款650元10小时自动挡的陪练项目。

“客服态度很好,承诺包教包会。 练车时,教练准时到达指定地点,上车后检查了我的驾驶证,感觉很正规。

我便交了10小时的课时费,并签了合同。 ”赵明回忆道。

  但刚交完钱,赵明就后悔了。 “没几分钟教练说我车技不行,无法学650元的班,需要增加750元,升级成1400元的班。

”赵明告诉记者,他没有立即同意,之后教练就不再理他。 两小时后,教练在就近的地铁站把赵明放下便驾车离去。

“太坑人了,我坐了一个多小时地铁才回到家。 ”  待第二次约车时,该公司客服人员告知赵明:“教练反馈说你的驾驶水平太差,给出两种解决方案:一是再练习一次,看是否有所提高,再决定继续与否;二是退款并扣40%的违约金。 ”  “我要是驾驶水平好的话还找陪练干什么?”赵明气愤地说。

因为之前没让公司开具正规发票,他深感维权无望,无奈之下选择了退款。

“练车俩小时,总共花费338元,相当于每小时169元。 ”  记者了解到,有类似经历的消费者不在少数。

家在北京的王丽萍已有3年驾龄,去年因怀孕一年没开车。

今年重新开车上路前,她想再练练侧方停车和倒车入库,就从某家公司约了自动挡陪练项目,价格为80元一小时。   “我开了没多久,教练就说我是零基础,需要‘深度培训’,掏出一张‘培训详单’,让我签字交钱,培训费是1400元10小时。 ”王丽萍说,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公司的套路,便婉言拒绝了。   缺少相关标准,亟待政策规范  “现在网上报价10小时500元~700元的基本都是骗子,先低价哄你上车,然后再用各种理由加价。

”一位从事汽车陪练的教练介绍,陪练一小时的油钱和教练工资应该在50元左右,加上车的保养、维修、保险、折旧等费用,正常练车的价格应该是100元一小时左右。 “学员在选择陪练公司或项目时,一定不能图便宜。

”  除了低价陷阱,记者发现,市场上有不少陪练教练用私家车充当教练车,而且很多教练没有相应的教练资格。

有陪练教练向记者表示,“技术过硬就行,证件不重要。

”  据了解,目前汽车陪练行业处于“无主管单位,无统一标准,无准入门槛”的“三无”状态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与驾校教练不同,国家目前还没有“汽车陪练”这一职业的相关培训标准和资格证,大多数提供陪练服务的人员仅持有驾照,因此很难确定教练究竟有无陪驾资质。   鉴于不少陪练业务通过网络渠道进行发布,有业内人士认为,行业应该在线上建立完善的客户评价机制。

“建立完善的用户评价机制和教练评分系统,是汽车陪练行业的一个重要突破口。

”一家陪练公司的经理向记者表示。 但记者发现,目前,“58同城”搜索结果前几页的汽车陪练店铺,均有上万的访问量,但客户评论却都只有寥寥几条。

  对于行业监管问题,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教授谭启平表示,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,对陪驾陪练行业予以规范。

“例如,公司需要多少注册资金,有多少驾驶人员,驾驶人员需要具备什么资质,陪驾服务协议中应包括哪些条款,都应得到政策的规范和明确。 ”(记者周怿)(责编:黄莎、杨晓娜)。